名字
100
500
关闭X

73岁村民37岁开始义务植树 36年种下34107棵树

发布时间:2018-03-14   浏览:69次

“这是第34107棵了。”2月20日,彭水苗族土家族自治县保家镇团堡村三组早谷田,早春飘飞的细雨中,73岁的景治福种下一株1米多高的杉树苗,横过锄头柄坐下,喃喃自语着。


细雨沾湿衣襟,雨水从他花白的头发上滑落,长满老茧的双手抹一把脸上的雨水……年逾古稀的老人,眼已花、背已驼成弯虾、耳朵也已听不清,但老人对自己种下的每一棵树,却记得异常清晰。


“1982年第一次育苗,几年下来种了8916棵,缺窝补了57棵;2002年第二次育苗,种了14533棵,补了139棵;2012年到现在,这是第10462棵了。”弯起指头,老人细细数着,36年的光阴,就在这指头弯弯中,矗立成房前屋后300多亩绿树茵茵……


01.jpg

73岁的景治福36年来义务植树,从未间断


“现在不种树,过几年连松果果都捡不着了”


房前屋后,曾是景治福一家10几口人赖以生存的田土。

这田土,对于在解放前“上无片瓦、下无片地”的一家人来说,是安定生活的全部寄托和保障。

然而,当30岁的景治福外出养蜂多年后归家,他却发现:田土还在,田土周边的山却都成了光头山。

“煮饭要烧柴火,哥哥嫂子都只能走很远的路,到别个林子里去捡些松果果回来当柴烧。”有米无柴的窘境,让景治福决定利用自家的坡耕地植树造林,“当时的想法很简单,现在不种树,过几年连松果果都捡不到了。”

可是,种树要树苗,到哪才能找到树苗呢?

1982年初夏的一天午后,时任原彭水清平公社林业站站长的何庚贤被景治福堵在了办公室里。,

“我就说要种树,找他要苗子。”可让景治福没想到的是,林业站里也没有树苗,但何庚贤却给他出了个主意:自己育苗。

说干就干!回到早谷田家中的景治福到处搜集各种树果,用作育苗的种子。

“柏香、松树、红椿、泡桐……各种树果,还是发出了不少芽子。”树果发了芽,有了苗子,就要打窝种树,可景治福一个人,能打多少窝子,种多少树?

“我就用自己的木工活和别个换工。我帮他们做木工活,他们帮我打窝子。”1982年第一次育苗后近20年的时间里,景治福利用自己年轻时学会的木工活,与村民换工,陆陆续续成功种下80多亩、8916棵树苗,后因缺窝又补植了57棵。


02.jpg

景治福的房前屋后都是他种下的树,36年来,已经成了一片郁郁葱葱的森林


“荒起的土,荒一块就种一块”


种下8900多棵树,绿了荒坡,却也给景治福带来了村民的冷嘲热讽。

“发展生产,才能看到金豆豆。种个树,要好多年才能看到效果嘛?”

“一家老小都要吃饭,种树能当饭吃?”

更有村民,放任自家养的牲畜到景治福栽种的林地里随意践踏、啃食。

为了减少牲畜践踏、啃食对树苗造成的危害,景治福想了很多办法,“我就在树苗苗中间种苞谷、豌豆这些,再采取一些隔离措施。”

这些措施,保障了80几亩林地内树木的茁壮成长,也给景治福带来了实实在在的“好处”。

“柴火不愁了,有一些还能做家具。”种完第34107棵树,景治福回到燃着火盆的屋里,洗净沾满泥土的双手,就着炭火烤着湿漉漉的裤脚,一边比划着,“有些林子栽密了,就要砍掉一些树,可以当柴火,也可以做家具。”

亲手种的树,亲手砍掉,景治福满是心痛,可是“不砍的话,一片林子都要遭。”

有柴火、能做家具、房前屋后的环境越来越好,让景治福植树造林的劲头越来越足。2002年,眼见家中诸多年轻人外出打工,家中闲置的土地越来越多,景治福决定再次育苗,将自家闲置的土地都用来种树。

“有一句说一句。以前种树,就考虑有没得柴火烧,做家具有没得材料,想法自私些,到2002年就不一样了。”火盆里,红色的火苗跳跃在景治福黑色的眼球里,如一团烈火燃烧在古稀之年的老人心底,“山绿了、水清了,总是好事情。荒起的土,荒一块我就去栽一块。杉树、松树、柏香……”

100多亩“荒起的土”,就在景治福披星戴月的打窝、种树中,成了14000多棵亭亭玉立的绿树。


“多种些树,对团堡村的子子孙孙总是个好事情”


“绿树村边合,青山郭外斜。”绿树茵茵,让景治福房前屋后的吊洞、洞坡、马杉树林、早谷田等地的坡地,都成了草木葱茏的绿坡,但很少有人知道,为了这草木葱茏,景治福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。

1996年,景治福哥哥病逝、嫂子残疾,将到中专就读的侄儿景明垚无奈辍学。

“细娃不读书啷个得行?”可景明垚就读的中专,一学年仅学费就要两万元,对于当时木工活一天仅8元钱的景治福来说,这无疑是个天文数字。可景治福还是咬牙支撑了侄儿3年的所有学习、生活费用。

2002年,景治福姐夫去世,残疾的姐姐独自带着两个外甥住在摇摇欲坠的土坯房中。景治福咬牙拿出近20几年做木工的积蓄,为姐姐盖起了“九柱三间”的新房子。彼时,他自己一家老小住的还是历经30几年风雨的老房子。

这样的事情,在景治福的人生经历中不胜枚举,可无论生活如何艰难,他却从未放弃栽植树木。

“白天做木工,晚上打窝子种树。偷、抢都犯法,只有下硬功夫靠手艺挣钱。”回忆往昔,火盆旁的景治福擤一把鼻涕、抹一把泪,“难的时候都过去了,现在孙儿孙女都有出息了。”

景治福的孙子已大学毕业参加工作,孙女正在读大学,儿子也有自己的产业,一家人都劝他不要再操劳,安度晚年。

可景治福闲不住,2012年至今,他又种植了1万多棵树,累计植树造林300多亩、34107棵。

“有人笑话我,都黄土埋脖子的人了,种那么多树做啥子?”搓着双手,头发花白的老人将身子往火盆跟前凑了凑,“多种些树,我享受不到了,对团堡村的子子孙孙总是个好事情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