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字
100
500
关闭X

34载,我与林木一起成长

发布时间:2019-09-26   浏览:40次

  1985年,19岁的和小弘来到长子县发鸠山林场方山管护站工作,成为了一名护林员。34年来,他以山为家,以林为友,日复一日穿梭于山林中;34年来,他每日迎着朝霞、送走夕阳,在深山中守望着绿色,奉献着青春,和林木一起成长,伴着发鸠山慢慢变老。

  老和的事迹吸引人,也牵扯着记者行进的方向。从长子县城出发,沿长临线,一路向西,绕古兴、穿晋义、过赵家沟后,向右上山,顺着蜿蜒的山路,步行5公里,记者来到了位于发鸠山巅的方山管护站。在一片林木的掩映下,一座二层白色小楼,就是和小弘的工作场所和住地了。


一次选择 痴心坚守


  34年前,机缘巧合,19岁的和小弘选择了护林员这个职业。刚参加工作,看着满山的林木、潺潺的溪水,听着清脆的鸟鸣、汹涌的林涛,和小弘激情满满。

  日子一天一天,一月一月,一年一年……34年,1.2万多个日日夜夜过去了。大山与林海的孤寂陪伴着他,从激情到平静,从平静到习惯,从习惯到坚守,和小弘用他的青春芳华守护着发鸠山上的那一片绿色。当时他亲手种下的仅一尺来高的树苗已长成了参天大树,足有四五个老和高。

  这些年,他踏遍了所管山林的沟沟坎坎,大山深处的岁月将他乌黑的头发熬成了灰白,他也由当年的19岁毛头小伙变成了年过半百的老和。

  记者提出想跟着他去巡林,体验一下他的生活时,老和满口答应,一边走一边聊着他和树林的“枝枝叶叶”。

  “夏天还好,冬天就难过了。”老和笑着说。山里的冬天特别冷,山上的温度比山下要低三四摄氏度。每年的11月到第二年的5月,是森林防火的重要季节,巡山的责任更是重大,每天带的馍馍都会冻成冰坨子。

  “特别是吃水,以前需要去青龙背挑水,挑着担子,在山坡上来回得两个半小时。”

  “一般不回家,没啥事儿就不回,坚持在山上,算是为保护咱长子这一片绿色默默奉献吧。”

  “这个工作咱也不离不弃干了多半辈子,把身和心都交给了大山,感到为大家守护森林、守护平安也确实值得。”

  “山至高处人为峰”。巡林路上的简单几句话,和小弘朴实执着、无私奉献的形象便深深烙在了记者心里,就像路边伟岸无比的参天大树在我们一行人心里扎了根。


一腔热血 忠心无悔


  发鸠山林场位于长子县城西部发鸠山麓,山脉纵贯南北,山峦起伏,沟壑纵横,海拔高度约1000米—1600米,面积5203.27公顷,年平均气温在9.2℃左右,昼夜温差达十几摄氏度。在这里看山护林,既艰辛又单调,没有轰轰烈烈的业绩,却要忍受难以言表的艰苦与寂寞。

  “你当护林员这么多年,后悔过吗?”记者很套路的一句问话,却打开了老和的话匣子。

  “我是1985年参加工作的,当时家里不是很理解,现在好了,无怨无悔。才来的时候工资36块钱,到现在1900多块,咱也不在乎别人说咱没本事。只是天天在这个山上,以山为家,以树为邻,虽然山上寂寞,但对林场的感情很深。只要还能干,我想在这个发鸠山坚守一辈子。”

  老和的日常工作就是巡山、护林,每天早晚两次,每次历时三四个小时,遇到节假日,巡山的次数和时间会更多更长。早上不到7点,老和就和他的伙伴们收拾行装,带上水壶、柴刀、自制的拐杖、两个馍馍出门,直到天黑返回。山上的路与其说是路,倒不如说是山坡。

  走在山脊上,太阳无遮无拦地照在身上,没走两步,已经大汗淋漓,让人无法忍受。山上的气温变化大,热起来要命,冷起来难熬。

  34个春夏秋冬,绵延茂密的山林伴着老和,他也默默伴着这里的一草一木。苍茫的林场就是他一生的“战场”,他用汗水和赤诚谱奏着新时代护林人的赞歌。


一情所向 爱心呵护


  发鸠山林场森林覆盖率在90%以上,这片森林与和小弘34年的相生相伴,相护相守,似乎有了感情,每一株草木,每一片绿色,老和对它们的关爱甚至超过了他的亲人。

  “这里的一草一木,特别是我种的树,从小看着长大,就像自己的孩子,有感情了。”“发鸠山林场将近8万亩的面积是咱老一辈林场职工留下的宝贵资源,我们一定得保护好,不能让这片林子在我们手中毁掉,否则对不起老一辈,也愧对子孙。”和小弘坚定地说。

  每逢清明节等森林防火特险期,很多群众都会登山,这时候是和小弘最忙的日子,组织同伴们在进山口进行登记,发放传单,劝说群众不要带火种上山,不要破坏珍稀树种。每天一刻也不敢放松,晚上还要不时地站在瞭望塔上看看,就算是睡着了,心里也总有一根弦始终绷着。

  为了保护发鸠山林场,他还主动做了林场周围方山沟、田家沟等村的义务防火宣传员,把“防”的意识灌输到群众头脑中,让每一个村民都有防火意识,成为护林防火的一员。

  夕阳西下,余晖照射的山林异常美丽。分别时刻,老和话不多,只是挥挥手。34年日升月落,34年忠诚坚守,他把大爱挥洒在每一片青翠的林木间,也将一名基层护林人的忠诚深深地镌刻在了一草一木中。

  和小弘对林业事业的那份激情已经融入血液里。


文章来源:山西日报